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字中国

编者:朱锦文

 
 
 

日志

 
 

100位著名皇帝之八十九: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2017-06-07 07:59:14|  分类: 皇帝皇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太祖 努尔哈赤(1559.2.21-1626.9.30)姓爱新觉罗,女真人。清王朝的奠基者,通汉语,喜读《三国演义》,二十五岁时,在祖居起兵统一女真各部,平定中国东北部,并屡次打败明朝军队,明神宗万历四十四年,建立后金,割据辽东,建元天命。萨尔浒之役后,迁都沈阳。次年于宁远城之役被明将袁崇焕炮石击伤,忧愤而死。 清朝建立后,尊为清太祖,谥号: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高皇帝。

成长经历

  努尔哈赤在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1559221日)出生于建州左卫苏克素护部赫图阿拉城(后改称兴京,今 中国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的一个满族奴隶主塔克世的家中。怒尔哈赤出生的时期,正值16世纪后半期,那时统治中国明朝虽然依然政权稳固,但已渐渐走向衰落;而在此时的国际,西欧国家正在大力进行殖民地征占和扩张,西班牙和葡萄牙由于在15世纪时最初大力发展航海业和殖民扩张,(从16世纪初到16世纪末)成为了当时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帝国。努尔哈赤的先人都非等闲之辈,从六世祖猛哥帖木儿开始受到明朝册封。祖父觉昌安(明代译作叫场)、父塔克世(明代译作他失)为建州左卫指挥,母为显祖宣皇后。在当时的东北地区,最主要的军事力量是辽东总兵李成梁的部队。他利用女真各部落之间以及和其他民族部落之间的矛盾纵横捭阖,以控制局势。明朝建州右卫指挥使王杲(努尔哈赤的外祖父)于万历二年(1574年)叛明被李成梁诛杀。王杲的儿子阿台章京得以逃脱,回到古勒寨(今新宾上夹河镇古楼村)。阿台之妻是觉昌安的孙女,所以阿台既是努尔哈赤的舅舅,也是努尔哈赤的堂姐夫。万历十一年(1583年)李成梁攻打古勒寨。觉昌安、塔克世进城去探望,因战事紧急被围在寨内。建州女真苏克素浒河部图伦城的城主尼堪外兰在李成梁的指挥下诱阿太开城,攻破古勒寨之后屠城,觉昌安、塔克世也未能幸免。努尔哈赤和他的弟弟舒尔哈齐在败军之中,因仪表不凡,被李成梁的妻子放走。努尔哈赤归途中遇到额亦都等人拥戴,用祖、父所遗的13副甲胄起兵,开始统一建州女真各部的战争。他回到建州之后,派人质问明朝为什么杀害其祖、父。明朝归还努尔哈赤祖、父遗体,并给他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封龙虎将军,复给都督敕书

人物称汗

  万历十一年五月(1583)努尔哈赤率领部众去攻打尼堪外兰,攻克图伦城,尼堪外兰逃走到鹅尔浑。1584正月李岱驻守的兆佳城(今今辽宁下营子赵家村)发动攻击,取胜并生擒李岱。1586努尔哈赤攻克鹅尔浑,尼堪外兰逃到明朝领地。努尔哈赤请求明边吏押还尼堪外兰,并将他处死。 同年,在建州老营的废址上建城,该城在1621年后金迁都辽阳后被称为佛阿拉,即旧老城(今新宾县永陵镇二道村)。据《满洲实录》,1599努尔哈赤采用了蒙古文字而为满语配上了字母。1601年努尔哈赤去北京向明朝朝贡。

  1603迁都到赫图阿拉1616明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覆育列国英明汗,国号大金(史称后金),成为后金大汗。此时的努尔哈赤已经侵占了大部分女真部落。1618明万历四十六年,因为努尔哈赤认为明朝朝廷偏袒女真叶赫部而心生不忿的缘故,愤然颁布七大恨,起兵叛明。

反抗明朝

  1618413日,努尔哈赤在兴京告天誓师,宣读了与明朝结有的七大恨的讨明檄文。

  1619年三月,明征集十四万军队讨伐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掌握有利战机,集中兵力,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在萨尔浒之战,大败明军,歼灭明军约六万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之后,智取开原和铁岭,使明朝在辽东地区失去了御守后金西去的屏蔽。明人评曰:铁岭、开原,为辽重蔽,既并陷贼,则河东已在贼握中。

  1621努尔哈赤迁都辽阳,兴建东京城天启二年即天命七年(1622),努尔哈赤大败辽东经略熊廷弼和辽东巡抚王化贞,夺取明辽西重镇广宁(今辽宁北镇市),熊廷弼兵败被斩,王化贞下狱论死。1625努尔哈赤迁都沈阳

死因之谜

重伤致死

  经过潜心研究,朝鲜学者金国平和吴志良终于从朝鲜人李星龄所著的《春坡堂日月录》中找到了一条明确记载努尔哈赤在宁远之战中受重伤的珍贵史料。据该书记载,朝鲜译官韩瑗随使团来明时,碰巧与袁崇焕相见,袁很喜欢他,宁远之战时曾把他带在身边,于是韩瑗得以亲眼目击这次战役的全过程。宁远战事结束后,袁崇焕曾经派遣使臣带着礼物前往后金营寨向努尔哈赤致歉(实为冷言讥讽),说老将(按:指努尔哈赤)横行天下久矣,今日见败于小子(按:指袁崇焕),岂其数耶!努尔哈赤先已重伤,这时备好礼物和名马回谢,请求约定再战的日期,最后终于因懑恚而毙。这条史料明确记载努尔哈赤是在宁远之战中受了重伤,并由于宁远兵败,精神上也受到很大的创伤,整日悒悒不自得。在肉体和精神受到双重创伤的情况下,这位沙场老将终于郁郁而终。1626一月努尔哈赤发起宁远之战,明朝守将袁崇焕葡萄牙制的红夷大炮击败之,兵退盛京(沈阳)。同年四月,努尔哈赤又亲率大军,征蒙古喀尔喀进略西拉木轮,获其牲畜。五月,明将毛文龙进攻鞍山,努尔哈赤回师盛京。七月中旬,努尔哈赤身患毒疽,七月廿三往清河汤泉疗养,八月初七,大渐,十一日,乘船顺太子河而下,病死于叆(ài)福陵隆恩门鸡堡(今沈阳市于洪区翟家乡大挨金堡村),终年六十八岁。 努尔哈赤死于明军红夷大炮之下。驰骋疆场的沙场老将竟败于进士出身袁崇焕之手。

  努尔哈赤葬于沈阳福陵(今沈阳东陵),庙号太祖

愤懑致死

  正在人们对努尔哈赤之死不再提出异议时,清史专家李鸿彬在《满族崛起与清帝国建立》一书中,却对努尔哈赤炮伤而死论者的关键证据《春坡堂日月录》提出了质疑[1]

  疑点一:既然朝鲜译官韩瑗都知道努尔哈赤先已重伤,那么守卫宁远的最高统帅袁崇焕就应更加清楚,何况袁崇焕还曾派遣使臣前往后金营中察看过呢。如果努尔哈赤确实身负重伤,这当然是袁崇焕的特大功劳,也是明军的重大胜利,不仅袁崇焕本人,而且朝廷上下、文武百官都将对此事大书特书,以便激励军民的士气。但是,无论是袁崇焕本人报告宁远大捷的折奏,还是朝廷表彰袁崇焕的圣旨抑或朝臣祝贺袁崇焕宁远大捷的奏疏,其中都只字不提努尔哈赤受伤之事,显然是后人附会之说。

  疑点二:努尔哈赤战败于宁远,是1626年正月,至八月二十日死,其间八个多月。从大量史料记载看,在这八个多月中,努尔哈赤并没有去治病,而是整修舟车,试演火器,并且到远边射猎,挑选披甲,积极准备再进攻宁远,以复前仇。四月,亲率大军,征蒙古喀尔喀,进略西拉木轮,获其牲畜。五月,毛文龙进攻鞍山,后方吃紧,这才回师沈阳。六月,蒙古科尔沁部的鄂巴洪台吉来朝,他亲自出郭迎十里,全不像重伤之人。

  因此,李鸿彬认为,努尔哈赤在宁远之战中有没有身受重伤,是不是懑恚而毙,很值得怀疑。

  那么,努尔哈赤到底是因何致死的呢?

  李鸿彬认为,努尔哈赤回到沈阳以后,一则由于宁远兵败,赫赫有名的沙场老将败在初历战阵的青年将领手中,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创伤,整日心情郁忿;二则因为年迈体衰,长期驰骋疆场,鞍马劳累,积劳成疾。同年七月中,努尔哈赤身患毒疽,并非炮伤,二十三日往清河汤泉疗养。到了八月七日,他的病情突然加重。十一日,便乘船顺太子河而下,转入浑河时,与前来迎接的太妃纳喇氏相见后,行至离沈阳四十里的叆鸡堡逝世。

姓氏之谜

爱新觉罗

  据文献记载,努尔哈赤的姓氏有六种说法——

  清太祖努尔哈赤姓什么?一般人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姓爱新觉罗。其实关于努尔哈赤的姓氏,文献记载,稗官野史,杂说纷纭,莫衷一是,成为一团历史之谜。据文献记载就有六种说法:认为努尔哈赤姓佟、童、崔、雀、觉罗、爱新觉罗。 清朝皇室祖先以神话为名,认为其姓氏爱新觉罗原系天赐。

  努尔哈赤的姓氏之所以谜团重重,原因在于,满洲开始没有文字,没能留下原始的满洲文献记载;此外,清朝编修《明史》,凡是对清朝皇室祖先不利的史实或被删除、或被篡改。《清太祖实录》不提清朝皇室祖先的旧事,他们编一些奇异的神话,来隐瞒历史的真相。

  据《清太祖实录》记载,清朝皇帝都认为自己姓爱新觉罗,其中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有三个仙女在池中沐浴,一只神鹊衔来一枚果子,落在三仙女的衣服上,仙女爱不释手,把果子放入口中,吞进腹中,从而有了身孕,生下一个男孩,男孩相貌奇异,而且刚出生就能说话,仙女告之,他姓爱新觉罗,名叫布库里雍顺。布库里雍顺也就是清朝皇帝的祖先。

  清朝在《清太祖实录》之后,官修的会典宗谱通志等,以及皇帝的御制诗文,凡属清代的官书,都来自努尔哈赤及其后裔一方所编造的所谓记载,都是钦定御制,也都是说自己姓爱新觉罗。

  在明朝、朝鲜的文献记载中,努尔哈赤姓

  刚开始满洲并没有满文,当时明朝、朝鲜的官私书籍里,关于清朝先世的姓氏又是怎样记载的呢?

  据阎崇年考证,明朝和朝鲜的文献均有记载,清太祖努尔哈赤姓佟或童。努尔哈赤曾作为明朝的建州卫官员,先后八次骑马到北京向明朝万历皇帝朝贡。明人或明清之际的学者,做了大量的记载,都说努尔哈赤姓佟而且努尔哈赤曾同朝鲜打交道数十年,朝鲜文献也留下大量记载。申忠一《建州纪程图记》有如下记载: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正月,努尔哈赤向朝鲜国王回帖云:女真国建州卫管束夷人之主佟奴尔哈赤禀等等。

  努尔哈赤自称姓佟。申忠一作为朝鲜南部主簿到达佛阿拉,受到努尔哈赤的接见,并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他回国后将见闻写成《申忠一书启及图录》即《建州纪程图记》,资料珍贵,相当可信;而那篇《回帖》是努尔哈赤本人让他转给朝鲜国王的。这是努尔哈赤亲自审阅过的正式公文,应当算是第一手资料。但是,朝鲜文献更多的是把写作 

  实际上是女真人的普遍姓氏,是假借汉人的姓氏。 佟姓或童姓,不但是辽东的显著大姓,也是当时女真人的普遍姓氏。谁做了部落的酋长,谁与明朝发生关系,这人便以佟或童为姓,通过四译馆,转给明政府?

  章炳麟的《清建国别记》中提到一种说法,佟姓原来是汉人的姓氏,后来常被夷人袭用,以假冒汉人,提高自己的身价。清朝皇室的祖先在名字前面冠以姓,也是因为羞于提起自己夷人的身份,于是假借汉人的姓氏。可见女真酋长,可以随时姓佟或童,佟姓或童姓,也就成为他们的公姓。

  努尔哈赤的姓氏除了佟或童的说法之外,朝鲜人还有记载称他姓雀或姓崔。

  阎崇年认为,有一种解释是来源于努尔哈赤的母亲因为吞下雀卵才生下了他,不过清朝人并没有如此记载,《清太祖实录》的《武录》、《满录》、《高录》三书,仅记载其母怀孕十三月而生努尔哈赤之事,并无吞卵而孕之说。

  第二种解释则来源于仙女吞服神鹊留下的果子而生下清朝皇帝祖先的神话,因此传闻努尔哈赤姓雀。而且满洲先人曾把乌鹊作为图腾,这些都能把清朝皇室姓氏同相联系。当然也有学者提出了新看法,认为努尔哈赤姓是由于朝鲜语中,崔的发音介乎于汉语缺和吹之间,与觉罗字音相近,于是怀疑崔姓是来源于觉罗的误读。

  有学者认为努尔哈赤的真实姓氏是金,猛哥帖木儿是努尔哈赤的六世祖,有史料记载他姓金,金是爱新的音译。所以,猛哥帖木儿及其后裔努尔哈赤都姓金,也就是姓爱新。

觉罗之谜

  《清朝通志·氏族略》里记载爱新觉罗是国姓,爱新是金的意思,其他的觉罗则冠以地名、部名、民名等,与国姓相区别。如伊尔根觉罗就是民觉罗的意思,以表示它们和爱新觉罗(金觉罗)有所分别的。在《八旗满洲氏族通谱》里,记载有八种觉罗,伊尔根觉罗、舒舒觉罗、西林觉罗、通颜觉罗、阿颜觉罗、呼伦觉罗、阿哈觉罗、察喇觉罗。

  可见觉罗是满洲皇室旧有的姓氏,爱新是后来加添的,其目的在于显示帝王后裔的尊贵。

  到清太祖的时候,为何舍弃了汉人的佟姓,而自称姓觉罗呢?

  阎崇年在文中提到,佟姓毕竟是汉人的姓氏,虽然假借了可以假冒汉人,在和明朝官方文书往来时方便些,可是金姓却是金朝女真的国号,不但可以自显是帝王种族的后裔,而且可以藉着它在女真民族中有所号召。 因此,爱新觉罗这个姓并不是凭空创造的,而是有它产生的原因、形成的过程。

  在《满文老档》和《满洲实录》里,很少出现爱新觉罗一词,仅有三例。并认为,清太祖建元天命后,在觉罗姓前冠以爱新,是为了标示其有别于一般人的高贵身份。

  由此可见,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姓氏———爱新觉罗,并没有找到直接的史料依据,而是学者根据史料推论,所以至今清太祖姓氏仍是一个历史之谜。[2]

人物成就

  努尔哈赤制定了厚待功臣的重要国策。对于早年来投、率军征战、尽忠效劳的开国元勋,如费英东额亦都、何和里、扈尔汉安费扬古五大臣及杨古利、冷格里等人,给予特别礼遇和优待,赐给大量人畜财帛,任为高官,封授爵职,联姻婚娶,荣辱与共。当这些功臣出了差错时,他着重指出贫时得铁,犹胜于金,常以其功而从轻处治。努尔哈赤招徕了许多有才之人,他们献计献策,多次进入大明烧杀掠夺使女真部逐渐民殷国富,为建立和壮大后金国,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在军事与外务上,努尔哈赤制定了具体的方针、政策和策略。采取了恩威并行,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即以抚为主,以剿相辅的方针。其具体内容有三,一为抗拒者杀,俘获者为奴。因纳殷部七村诸申降后复叛,据城死守,得后皆杀之。额赫库伦部女真拒不降服,努尔哈赤遣兵攻克,斩杀守兵,获俘一万,灭其国,地成废墟。二是降者编户,分别编在各个牛录内,不贬为奴,不夺其财物。原是部长、寨主、贝勒、台吉,大都封授官职,编其旧属人员为牛录,归其辖领。三为来归者奖。对于主动远道来归之人,努尔哈赤特别从厚奖赐。当他听说东海虎尔哈部纳喀达部长率领一百户女真来投时,专遣二百人往迎,到后,设大宴,厚赐财物,为首之八大臣,每人各赐役使阿哈十对、乘马十匹、耕牛十头,以及大量皮裘、貂帽、衣、布、釜盆等物。对其他随从人员,亦俱齐备厚赐之。这样就缩小了打击面,争取到许多部长、路长带领属人前来归顺。仅据《八旗满洲氏族通谱》的记载,黑龙江、吉林、辽宁女真酋长统众来归的,就有二三百起之多,因而加速了女真统一的进程,减少了不必要的伤亡和损失。还采取了正确的用兵策略,一般是由近及远,先弱后强,逐步扩大。他积极争取与蒙古联盟,尽力避免过早地遭到明朝的打击,直到万历四十六年(1618)以七大恨发动叛乱以前,没有受到明军的征剿,这极大地有利于统一女真事业的顺利进行。充分发挥了军事指挥才干。他长于用计,重视保密,多谋善断,议即定,定即行,出兵犹如暴风骤雨,迅不可挡,经常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

负面评价

  努尔哈赤自吹自擂恩养尼堪,实际上却大肆屠杀辽民。大明天启三年六月,听说复州汉民人数增加,接受大明国派来之奸细和札付,将要叛逃,努尔哈赤派遣大贝勒代善、阿济格等贝勒,率兵两万,前往镇压,将男人几乎全部斩杀,带回大量子女、牲畜。

  大明天启四年,努尔哈赤连下九次汗谕,遣派大批八旗官兵,在金国的大部分辖区,查量汉民粮谷,凡每人有谷不及五金斗的,定为无谷之人。努尔哈赤辱骂无谷之人不耕田、无谷、不定居于家,欲由此地逃往彼处(明国)之光棍,谕令八旗官兵应将无谷之人视为仇敌,发现其闲行乞食,立即捕之送来,并于正月二十七日杀了从各处查出送来之无谷之尼堪

  天启五年十月,努尔哈赤下达长谕,指责汉民窝藏奸细,接受札付,叛逃不绝,历数镇江、长山岛、川城,耀州、彰义站、鞍山、海州、金州等地汉民武装反抗事例,宣布要斩杀叛逃之人。他命令八旗贝勒和总兵官以下备御以上官将,带领士卒,各去自己辖属的村庄,区别汉民,凡系抗金者,一律处死。各将遵令,分路去,逢村堡,即下马斩杀,当地汉人几乎被屠杀殆尽。

终结之地

  1626年,横行东北半个世纪的努尔哈赤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败。

  这年的正月,努尔哈赤看到了一个最大的机遇:明王朝的辽东经略高第命令撤去关外各城的守御,将部队全部撤入山海关。一时间,明王朝数年经营的锦州、大小凌河、松山、杏山的守军被撤一空,只剩抗命不撤的袁崇焕坚守兴城。

  兴城孤悬,手到擒来,最惯于抓战机的努尔哈赤岂能放弃便宜不占?迅速调集13万大军进攻兴城。

  此时的形势绝对有利。

  从军力对比来说,兴城守军只有1万,而八旗兵却有13万,惯于以少胜多的八旗兵,换个以多打少的打法,如同用牛刀杀鸡,准赢不可。

  从部队的协同情势来说,明军号令不一,袁崇焕坚决抗击后金,把守卫山海关的前沿纵深深入到兴城一线。不懂军事且畏敌如虎的经略高第坚决后撤,只守山海关,并把从兴城前后一线的守军都撤回山海关,将袁崇焕的兴城要地孤悬在敌前。对于这样坚决抗敌的将领,经略高第当然不会派一兵一卒前来支援。而八旗兵号令出自努尔哈赤一人,前后协同,只要前线需要,沈阳的支援随时可到。

  从指挥者来说,指挥兴城的守城者袁崇焕只有32岁,只是一个会做八股文、会写很好的诗的文人,一仗没打过。而68岁的努尔哈赤自20多岁起兵以来,身经百战,从来没打过败仗,特别是在和明军的三次大战役中,每次均以少击多,每次都大获全胜。农历正月24日,努尔哈赤先派遣部队绕过宁远,在城南5里处切断了通向山海关的大路,然后放几名俘虏来的汉人去宁远向袁崇焕传话,劝袁崇焕投降。劝降不成,遂大举攻城。

  兴城外的一线平地上,只见后金兵蔽野而来。

  成千成万的辫子兵冲到了城边,突然之间,城头举起千千万万火把,矢石如雨般投下城去。战事越来越激烈,明军忽然从城头的每一个石堞间推出一个又长又大的木柜,这些大木柜一半在堞内,一半探出城外,大柜中伏有甲士,俯身射箭投石,投完了便将大木柜拉进来,再装矢石出去投掷。跟着地雷爆发,土石飞扬,无数清兵和马匹被震上半空。

  攻城失利,后金兵改以坚车攻城,车顶以生牛皮蒙住,矢石不能伤。后金兵奋勇迫近,推了铁裹车猛撞城墙,声音轰隆轰隆,势道惊人,撞击了很久,城墙撞破的地方很多。清兵再用像云梯那样的裹铁高车来撞击城墙高处。随后又把裹铁车推到城墙边,上面用木板遮住,以挡城头投下的矢石,车里藏了兵士,用铁锹挖掘城墙墙脚。后金兵攻进了城墙下的死角,大炮已打他们不到。眼看城墙即将被打开,可在这时,守军抬着重达数百斤的长条大阶沿石从城上投下去。铁板车被砸塌,隐避于下的士兵被砸,死伤无数。

  攻城时候经历很久,有的地段的城基被后金兵挖成了一个个凹龛,后金兵躲在城墙洞内向里挖掘,城上再投大石下去,就打不到了。慢慢地,兴城四周十余里的城墙墙脚已被挖得千孔百疮,眼看城破在即,努尔哈赤正暗自得意。忽然间,只见芦花褥子和被单纷纷从城上投了下来,当时是正月,气候酷寒,攻城兵见到被褥,就都来抢夺。你争我多之际,城上的火箭和硝磺等引火物纷纷投了下来,芦花褥子和被单立即燃烧,烧死了无数后金兵。同时,看似木框的东西也被投了下来,到得城下,木框炸裂,无数喷着火焰的泥团立即旋转着滚出,烧死不少后金兵。

  虽是顽强抵抗,但城墙还是被撞垮了一丈多,后金大军眼看就要破城而入了,袁崇焕亲自带人前来堵塞缺口,虽连受了两次伤,但撕下战袍来裹了左臂的伤口又战。将士在他的榜样之下,人人奋勇,终于堵上了缺口。

  24日攻城不下,25日后金兵又猛攻,不下,26日又一番猛攻。后金兵们不明白了,过去一打就跑的明军士兵,突然地英勇无比了,天下无敌的后金兵像激流碰到了礁石,不管激流如何冲击,礁石仍岿然不动。

  在后金兵的疑虑中,努尔哈赤被大炮炸伤,代善、皇太极好不容易在七横八竖的尸体下找到负伤的罕王。

  宁远之战存疑

  根据八旗的制度而言,理论上当时的金国,就算是所有的牛录(八旗基层官职)手底下人员全部满额,那么当时的八旗全体出动应该有60000人。即:每牛录额真手下有300人。每五牛录为一甲喇,由甲喇额真统领,那么一甲喇就有1500人。一旗中有五个甲喇,即7500人。那么一共八旗就有6万人,上文的十三万明显是不可能的。而且这还是极限情况,事实上当时的牛录很多都是不满编的。

  那么,这个十三万是哪里来的呢?汗何故遽加兵耶?宁、锦二城,乃汗所弃之地,吾恢复之,义当死守,岂有降理!乃谓来兵二十万,虚也,吾已知十三万,岂其以尔为寡乎?这是袁崇焕自己说的。当时努尔哈赤领兵号称二十万,袁崇焕认为是十三万。但是当然了,实际上绝对不会超过六万。

  再说明军号令不一。那时候正值小冰河期,明朝自己粮食就不够,更不用提后金了。后金没有粮食过冬,因此来劫掠粮食棉衣什么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毕竟游牧民族嘛)。尤其是努尔哈赤刚刚和蒙古林丹汗(这个名字...)打完仗,消耗了大量存粮,自然要将损失转嫁给明朝。不可否认的是,高第此人确实胆小,前一年十月就提议要尽撤锦、右诸城守具,完全是一副怕死不敢出的情况。然而如果真的像高第命令的那样撤回来也许损失还小得多,因为当时大明兵右屯卫一千,大凌河五百,锦州三千,仅此而已。面对后金的六万大军,这点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看的。袁崇焕坚持要守宁远其实是完全不可能的,他手里没人啊!

  然后就是努尔哈赤本人深受重伤的问题。所谓负伤的汗王事实上是假的,因为词条前面也说过,努尔哈赤是死于9月。如果正月就在宁远城下身负重伤,显然不会生命力强悍的活这么长时间,毕竟年事已高。期间还征讨蒙古,还会见蒙古台吉。如果说努尔哈赤死在,或者说重伤在宁远城下的话,那又怎么会精神奕奕的出征、会见蒙古王公,还说今尔我无恙(如今我没病)

  记载努尔哈赤在宁远城下受伤的唯一史料——注意,是唯一史料,无论明朝方面还是后金方面都不曾提及此事——的是朝鲜方面的记载。如果我们以朝方记载为历史真相的话,那还真是可笑啊。

  当然了,努尔哈赤既然没有受伤,那后金为何要撤兵呢?因为皮岛的毛文龙出兵骚扰后金后方,努尔哈赤攻破了觉华岛,已经获得了足够的粮食,后方又告急,于是就退兵了。这也是为什么宁远之战仅仅持续了两天的缘故。另:两天中金兵死了大约500人,觉华岛被攻破明军死伤至少7000以上——这也叫大捷?

  那么,努尔哈赤是怎么死的呢?答案很简单,六十八岁的努尔哈赤征战一生,鞍马劳顿,病死或者老死都不足为奇,唯独在宁远城下被大炮炸死实在是奇哉怪也。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