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字中国

编者:朱锦文

 
 
 

日志

 
 

一百个奇女子之三十七:恭肃贵妃万氏  

2017-06-29 08:03:14|  分类: 古今人物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恭肃贵妃万氏 1428—1487年),小名贞儿,原籍青州诸城(今山东益都县一带),万贵之女。明宪宗朱见深之宠妃。 明宪宗即位时,万妃已经三十五岁了,成化二年,生皇一子,封贵妃,后皇子早夭。逝于成化二十三年,谥曰恭肃端慎荣靖皇贵妃,葬天寿山

    历朝历代得宠的妃子很多,但若论情况之离奇却谁也比不过明宪宗爱妃万贞儿一个大皇帝十九岁的女人却牢牢占领了丈夫的心,并且拥有他一生的宠幸,这真是让旁人百思不得其解,就此说来,万贵妃倒是当之无愧地最有魅力的女人!故事的主人公是大明王朝的第八位皇帝朱见深和年长他十九岁的贵妃万贞儿。妻子比丈夫大了十九岁,这样的差距,即使在今日看来,也是有些奇特的,更何况是民风守旧的明朝。是的,万贞儿从宫女到贵妃一步登天地创造了奇迹。

    万贞儿的父亲万贵因亲属犯罪而被谪居霸州,为了使日后有所依靠,他托付同乡把年仅四岁的女儿万贞儿带进皇宫当宫女。年幼的万贞儿十分懂事乖巧,深得明宣宗皇后孙氏的喜爱。到了正统十四年,万贞儿已经成了十九岁的妙龄少女,她没有如他父亲希望的那样得到皇上的宠爱,而已成为太后的孙氏派去照顾年仅两岁的皇太子朱见深。这是他们缘分的开始,幼小的太子从此以后与如同保姆的万贞儿形影不离。万贞儿在朱见深的眼中像姐姐,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种叫爱情的东西在年轻的太子心中萌发,他居然爱上了大他十七岁的宫女万贞儿,这是为皇室所不容的感情。

    天顺八年,明英宗驾崩,十八岁的皇太子朱见深即位为帝,是为宪宗。当上皇帝的朱见深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册封心爱的万贞儿为皇后。但他的生母周太后强烈反对,万般无奈下宪宗只能屈服,立宗室女吴氏为皇后,改立万贞儿为贵妃。年轻美貌的皇后并没有打动宪宗,他依然与万贞儿如漆似胶,形影不离。虽然宪宗对万贞儿宠爱有加,但在万贞儿的心中无宠的皇后仍然是她的眼中钉,她并不满足于贵妃的位分,她要成为皇后,六宫真正的主人。于是在一次皇后的斥责杖刑后,万贞儿不失时机地向宪宗哭诉,眼见心爱的女人受苦,血气方刚的宪宗下令废后。两宫皇太后的强烈反对使万贞儿与皇后宝座再次擦身而过,而将尊贵的身份拱手让给了王氏。那王皇后天资聪颖又性情淡泊,早就看透了宫廷中的道道,她对万贞儿一味忍让好让这万贵妃无可乘之机,以达到明哲保身的目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后,已经三十七岁的贵妃万贞儿生下了宪宗的第一个儿子,狂喜的宪宗晋封万贞儿为皇贵妃,并许诺立其子为太子。然而万贞儿并没有高兴多久,一年后,她的儿子居然夭折了,这也是她一生中唯一的儿子。成化二十三年正月,皇贵妃万贞儿去世,时年五十八岁。得到消息的宪宗不禁嚎啕大哭,哀叹道:贞儿不在人世,我亦命不久矣。就在这年的八月,明宪宗朱见深驾崩,终年四十一岁。

    1464年,明英宗病死。自太祖起,皇帝死后,都要妃嫔宫女陪葬,但英宗死后,此例免除,何故?这要由继位的宪宗谈起。英宗死后,太子朱见深即位,是为明宪宗,年号成化,又称成化帝。这朱见深,因父亲经历复杂,他的经历也随之复杂。他两岁时,发生土木之变,叔父做了皇帝,他被立为太子;父亲返国被软禁南宫,叔父要废他的太子地位,汪皇后力争,但无效,他与汪皇后一起被废去名位。之后,他在生母周贵人及汪氏的爱护下成长,到父亲南宫复辟时,他仅得10岁。由于叔父代宗几天后死去,英宗要让代宗的妃嫔宫女陪葬,也包括汪氏在内。朱见深即向父皇说情,使汪氏得免。英宗临死前交代要废除殉葬制度,朱见深即位后立刻施行这一举措~完成了他父亲的遗愿。

    朱见深两岁立为太子时,开始服侍他的,是21岁的宫女万贞儿;他10岁再立为太子时,万贞儿已29岁;到他18岁即位时,万贞儿已37岁。他不忘万贞儿对自己的爱护和体贴,也不因她比自己年长19岁、颜色渐衰而嫌弃,册封她为贵妃。更为少有的是,明宪宗朱见深在位23年,始终如一地专宠万贵妃,1487年,60岁的万贵妃病死,宪宗很伤心,也一病不起,于同年而逝,享年仅41岁!他专宠了万贵妃一辈子。

    刚才谈是正史,而我看到相当多的书籍说万贞儿是先皇一个妃子身边的宫女丫鬟。朱见深是在登位后的第一年才遇到万贞儿,爱上了她。无论怎样,这都是段千古佳话,超越了隋文帝杨坚皇后独孤迦罗的爱,因为杨坚并不专一,而朱见深终其一生都只爱万贞儿一个女人。

    这一点此后历代君主也只有他的儿子明孝宗朱佑樘做到了,一生只爱张皇后一人。

《胜朝彤史拾遗记》

    万妃,青州诸城人。父贵,为本县椽史,以坐法谪居霸州。妃生四岁,选入掖廷,为圣烈孙太后宫人。及笄而妍,充小答应给事仁寿宫。宪宗为太子时,见而悦之。因窃侍太子,旋命司秩,改侍太子宫有日矣。及即位,吴后初立,犹以宫人礼视之,加扑责。吴后废,王皇后继立,鉴吴后事,每损意优容之。妃亦警敏,故善迎帝后意,且笼络诸嫔御,诸嫔御畏之,无敢忤者。上尝游幸诸宫,必令妃裤褶为前驱。猥亵备至,然犹未立为贵妃也。成化二年正月,生皇第一子,上大喜,为遣中使四出祈?诸山川之神,三月封贵妃。既而皇子死,妃亦自是不再娠,于是大?冒忌,绝嫔御进幸。即偶有进幸者,必药之,堕其胎,且有从是死者。柏贤妃生悼恭太子,暴卒。即孝宗之生,顶上有寸许无发,皆药所中也。

    时中外汹汹,皆知妃无状,上将乏嗣,将忧之。言者每劝上溥恩泽,广御幸,然未敢显言妃之妒也。硒事中李森言及之,而妃宠益甚。初居昭德宫,后复移安喜宫,进封皇妃,服用器物,每侈僭在中宫上。会彗星见,六科给事魏元等上疏曰:窃见春来,灾异叠仍。近者彗星又见东方,光侵台垣,此皆阴阳相薄之所致也。臣闻阴阳分政,不可参贰。顷传中宫、昭德,彼此相亢,一若有参贰之者。

    曩者大学士彭时、礼部尚书姚夔每以为言,陛下谓:此系内事,朕自处置。臣等闻命以来,屏息倾听,将半年矣,而处置未闻。(原评曰:彭姚二公疏谏不另出,附见于此,此亦作法。)但传尚食所司昭德进馔,不减中宫。夫宫墙虽深,视听甚近。衽席虽微,悬象甚著。陛下富有春秋,震位甚阙。岂可以宫庙社稷之大,听其蛊蔽而不思固国本、安民心哉。不听,妃益骄恣。凡四方所进献,珍异奇巧必归之妃。中官即用事,稍忤妃,立见斥逐。妃所亲幸者,出外镇守如钱能、覃勤、汪直、梁芳、韦兴辈,皆假贡献科民财,中外骚扰。至为妃求福,凡一切祠庙宫观斋醮忏礼之费,竭水衡输之,宫中币藏为之一空。上尝指语芳、兴曰:币藏之空,由汝二人,汝知之乎?兴惧不敢言,芳仰言曰:臣为陛下造齐天之福,何为藏空。即以所建祠宇历数之。上曰:我或恕汝,恐后人无汝恕者,盖指东宫也。芳等退而惧。时上方钟爱兴王,或为芳等谋曰:不如语昭德,劝上易之,立兴王。是昭德无子而有子,兴王无国而有国。如此则共保富贵无已,岂直免祸哉!然之,言于妃。先是东宫生母死,孝肃皇太后养之,每嘱之曰:贵妃召尔食,勿食也。既而妃进太子羹,太子却之,曰:疑有毒。不食。妃恚曰:是儿数岁,即如是,他日鱼肉我矣。气愤不能语,至是力劝上易储。会泰山震,台官奏东朝有戒心。上览奏,悟曰:天意也。事遂寝。

    二十三年春,上郊天大雾,人皆讶之。明日庆成宴罢,上还宫,忽报责妃死。

    妃体肥,是日以拂子挞宫人,怒甚中痰死。上闻报怃然曰:万使上去,吾亦安能久矣。为辍朝七日,谥曰恭肃端慎荣靖皇贵妃,葬天寿山。初妃父贵,以兵马指挥使进都督同知,兄通,锦衣卫都指挥使。通妻王氏出入掖庭,大学士万安丘嫂,每邀之来家,敬礼之。朝士幸进者,争趋通门。弘治初,言者藉藉,御史曹?请削妃谥号,而鱼台县县丞徐顼请籍万氏家。穷治纪太后暴死状,孝宗不从,遂已。语具纪太后记。

    王皇后,上元人,中军都督追赠阜国公王镇女也。英宗初择太子妃,以后与废后吴氏、柏氏留宫中,意属后。英宗崩,太监牛玉请太后册立吴氏,而后与柏居别宫。宪宗不悦,下牛玉诏狱,仍废吴后立后焉。时万妃有宠,吴后与妃不相中,因见废。后贤而有智,鉴吴氏,一以曲处之。尝游西苑,妃车先后行,岁时朝见,不执妃礼。昭德宫酝酿,每加于中宫。帝尝令妃戎服侍酒,使太监段英掌宫,后一无所忌。成化二十三年,孝宗即位,尊为皇太后。孝宗崩,后传谕内阁:自古帝王能力?孝行,竭事慈宫,如大行皇帝者,恐不多得。先生辈应定一佳谥传之。故事上列帝谥,率上十六字,而末统以孝。惟孝宗独用为庙讳,感后旨云。弘治十八年,武宗即位,加尊太皇太后。正德五年,加上尊号曰慈圣康寿太皇太后。十三年二月,后崩,合葬茂陵。三月上尊谥曰孝贞庄懿恭靖仁慈钦天辅圣纯皇后。

历史故事

    明英宗的儿子朱见深即帝位时十七岁,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两宫太后为替新皇帝选择皇后人选颇费了一番心思。她们在英宗生前亲自替儿子选定的十二名淑女中,再行认真挑选,选了王、吴、柏三人留住宫中,慢慢考察。

    宪宗的生母周太后命司礼监牛玉在三名淑媛中选定一人为皇后。牛玉对周太后说,先帝在时曾属意吴女和王女,我看二女姿貌相当,分不出谁更美丽端庄,比较起来,似是吴女更为贤淑。周太后便作主替宪宗择定吴氏为皇后,钱太后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谁知大婚之后,皇帝新郎并不贪恋吴皇后的青春美色,而是常常宿在嫔妃万氏宫中,这使吴皇后又气又羞。她不明白,自己哪一点比不上徐娘半老的万妃,无论姿色才学还是门第修养?她更不明白的是,比皇帝年龄大十九岁的万妃用什么手段把皇帝的心死死住?

    原来,大婚前的宪宗,早已同年过三十的宫女万贞儿有了私情。万贞儿原籍青州诸城(今山东益都县一带)人,父亲万贵为县衙掾吏,犯法流配边疆。万贞儿年仅四岁便充入掖庭为奴,十多年后出落得花容月貌。孙太后怜她聪明伶俐,命她在红寿宫管理服装衣饰等事。宪宗小时常去祖母处玩耍,贞儿带着宪宗游玩戏谑,也就日益亲近,久而便成莫逆之交。贞儿是个有心人,一心巴结这位皇太子,盼望有出头之日,对宪宗格外献媚。

    天顺六年,孙太后病死,年已十五的皇太子乘机把万贞儿要进东宫做自己的贴身侍女。尽管贞儿已年过三十,但因仍是处女,且华色犹浓,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为了勾引情窦初开的太子,她使出种种狐媚手段,终于把太子勾上手,两人便瞒着宫里人,干起了风流韵事。

    宪宗即位后,唯恋着万贞儿一人。照他心思,真想册立万贞儿为皇后,但以一个年龄比他大十九岁,又是微贱的宫女之身,想坐上皇后宝座,几乎是做梦。迫于礼制,也迫于母命,宪宗只得与吴皇后成婚,而于万氏,只能给她个小小妃嫔的名号。

    万贞儿可不甘心。她知道,此时的皇帝,已完全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认为,只要皇帝下决心,她是完全可能坐上皇后宝座的。仗着皇帝的无比宠幸,她根本不把吴皇后放在眼里。大婚以后,皇帝经常临幸她的寝宫,与她朝夕相处,相亲相爱,这越发助长了她的骄气。因此,她每次谒见吴皇后时,总是板着脸不给面子,甚至故意拿架子,这使吴皇后非常生气。起先碍着宪宗的面子还隐忍着,到后来实在忍耐不住,免不了斥责她无理。可万妃非但不知收敛,却对皇后恶语相讥。一次惹得吴后性起,命宫人将她拖倒在地,亲自取过杖来打了她几下。

    这下可不得了,万妃找到宪宗,哭闹不休。宪宗大怒,要去找皇后评理。万妃是个有心机之人,又故意拦住宪宗不让去闹,说道: 妾已年长色衰,不及皇后玉女天成,还请陛下命妾出宫,以免皇后生气,妾也省得受那杖刑了!

    宪宗又恨皇后又怜万妃,慢慢替万妃解开衣服,见她雪也似白嫩的肌肤上面,一道道杖痕透着血色,不由怒从心头起,发誓道:此等泼辣货,我若不把她废去,誓不为人! 第二天一早,宪宗便去见两宫太后,说吴皇后举动轻佻,不守礼法,不堪居六宫之首,定要废去。钱太后不便说什么,周太后劝阻道: 册后才一月便要废去,岂不惹人笑话? 宪宗坚持要废,周太后溺爱儿子,只得由着宪宗。于是,一道废后诏书下达,命吴氏退居别宫,还把司礼监牛玉罚往孝陵种菜。

    万妃觊觎后位,要宪宗替她去向太后说说,但周太后嫌她年长,且出身微贱,始终不肯应允。过了两个月,周太后下旨,要宪宗册立已同柏氏一起被封为贤妃的王氏为皇后。王皇后生性软弱怕事,知道皇帝宠幸万妃,自己更不是万妃的对手,只得处处谦虚忍让,做个傀儡皇后也就罢了。

    成化二年,万妃生下皇长子,宪宗大喜,立即进她为贵妃,又派出使者四出祷告山川诸神。谁知偏偏天不从人愿,未等满月这位龙子竟是短命夭折,万贵妃也从此不再有娠。但是夺取皇后之位的野心并未放弃,因此她就十分妒恨妃嫔们生子,如知道哪个妃嫔怀胎,她就千方百计逼令喝药打胎。迫于万贵妃在宫中的权势,妃嫔们只有含泪服从。

    此时的万贵妃不但仍宠冠六宫,而且是威行朝野,连宪宗也制掣不了她了。她内连宦官,外结权臣,太监梁芳、钱能、郑忠汪直等,俱诌事贵妃,以宫廷采办为名,大肆搜刮,动用内帑无数,宪宗也不敢多问。

残杀人子

    成化二年,万妃生下皇长子,宪宗大喜,立即进她为贵妃,又派出使者四出祷告山川诸神。谁知偏偏天不从人愿,未等满月这位龙子竟是短命夭折,万贵妃也从此不再有娠。但是夺取皇后之位的野心并未放弃,因此她就十分妒恨妃嫔们生子,如知道哪个妃嫔怀胎,她就千方百计逼令喝药打胎。迫于万贵妃在宫中的权势,妃嫔们只有含泪服从。

    几年过去了,宪宗一直没有子嗣,宫廷内外,朝野上下为之忧心。大臣们屡屡奏请,要皇帝广施恩泽,宪宗也为之愁眉不展。到成化五年,柏贤妃生下一个皇子,宪宗高兴非凡,大事庆贺,取名佑极,并立即立为皇太子。第二年二月,皇太子突然生起病来,病势来得凶猛,令御医们束手无策,一天一夜后竟夭折了。宪宗哭得死去活来,宫人太监们觉得太子病得奇怪,偷偷查访下来,果然是万贵妃派人毒死了太子。但是,谁也不敢去告发。

纪妃藏儿

    光阴似箭,一晃又过了六年。此时的万贵妃不但仍宠冠六宫,而且是威行朝野,连宪宗也制掣不了她了。她内连宦官,外结权臣,太监梁芳、钱能、郑忠、汪直等,俱诌事贵妃,以宫廷采办为名,大肆搜刮,动用内帑无数,宪宗也不敢多问。

    这天,宪宗思念亡子,百般无聊中召大监张敏替他梳理头发。对镜自照,忽见头上已有数根白发,不禁长叹道:朕老了,尚无子嗣!

    张敏一下伏倒在地,连连磕头道:万岁爷恕奴死罪,奴直言相告,万岁已有子了!

    宪宗大吃一惊,忙问道:此话怎讲?朕哪里还有什么子嗣?

    张敏又叩首道:奴一说出口,恐怕性命难保。万岁爷可千万替皇子作主,奴虽死无憾!

    站在一旁的司礼太监怀恩也跪下奏道:张敏所言皆是实情。皇子被养育西内密室,现已六岁了。因怕招惹祸患,故隐匿不敢报。宪宗又惊又喜,怀疑自己在做梦,当下传旨摆驾至西内,派张敏去领皇子前来见面。

    这个皇子是谁呢?原来,成化三年,西南土族作乱,朝廷派大将前去征讨,平夷之后,将男女俘掳解入京城。其中有一纪氏女,本是贺县一名士官之女,长得美丽机敏,被充入掖庭。宫中见她性情贤淑,又通文字,升为女史。不久,王皇后看中了她,命她管理内府库藏。

    一天,宪宗偶尔来到内藏,问及内藏现有多少金银钱钞,她口齿伶俐对答如流,使龙心大悦。又见她生得明眸皓齿,妩媚动人,宪宗便在纪氏住处召幸了她。过了几个月,纪氏怀了孕。

    纪氏怀孕的事万贵妃知道了,妒恨异常,派了一名宫婢去内藏打听实情。那名宫婢是个好心人,不忍皇帝子嗣又遭残害。于是回去禀报贵妃说,纪氏不过是生了鼓胀病。万贵妃听罢也没追究。几个月过去后,纪氏生下一个男孩。

张敏看见小皇子十分可爱,心想皇上年纪越来越大了,几个儿子不是胎死腹中,就是急病夭亡,至今没有子嗣。他冒着杀头的危险,把皇子偷偷藏入密室,取些蜜糖、粉饵之类的食物喂养。由于张敏行事小心,一次次躲过了万贵妃的耳目。不久,废后吴氏知道了这件事,便把皇子接到自己居住的西内,悉心予以照料,皇子才安然活了下来。

    再说纪氏听得宪宗召见儿子,抱着儿子放声大哭,说道:儿去,娘不得生,若见一穿黄袍,有胡须的人,便是儿的父皇,儿拜见他吧!她替儿子换上一件小红袍,抱儿子上了小轿,由张敏等护着,离西内而去。

这时,宪宗正眼巴巴地坐在堂上等候,忽见宫门前一顶小轿停下,一个身穿红衣,胎发披肩的小孩子跳了下来,直奔堂前,一见到他,便双膝跪地,口称:儿臣叩见父皇,向他请安。他悲喜交集,不由掉下眼泪,一把把儿子抱入怀里,放置膝上,仔细端详。良久,才喃喃说道:这孩子长得真象我,确是我的儿子!

    大臣们皆大欢喜,第二天早朝一齐向宪宗道贺。宪宗命内阁起草诏书颁行天下,并封纪氏为淑妃,移居西内。因六岁皇子尚未取名,又命礼部会议,替皇子定名叫佑樘。

    大学士商辂仍担心这位皇子会重蹈皇太子佑极的覆辙,但又不敢明言,只说让皇子母子住在一起,便于照料养育。宪宗准奏,命纪淑妃携皇子居住永寿宫。

    这一年的六月,纪妃暴死。是被毒死的,还是被勒死的,谁也不敢过问,但谁都心中有数。宪宗居然没有追究,只是下令予以厚葬,并谥纪妃为恭恪庄禧淑妃。张敏见淑妃被万贵妃害死,料想自己也难逃毒手,便吞金自杀了。

    万贵妃还想除去眼中钉朱佑樘。可是她不容易下手。周太后为了保护孙儿,命宪宗将佑樘交给她,放在仁寿宫抚养。不久,朱佑樘被册立为皇太子。一天万贵妃请佑樘到她宫里去玩,周太后知道她不安好心,叮嘱孙儿,去了之后不要吃任何东西。到了贵妃宫中,贵妃劝佑樘吃饼,佑樘回答说,已吃过饭了。贵妃又劝他吃羹汤,机灵的孩子反问她:这羹中有毒吗?气得贵妃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么小的孩子就如此防备我,记恨我,将来他一旦登上皇位,我不就死在他手里吗?她觉得非下决心逼宪宗易储不可。

    这以后,她一有机会,就向宪宗吵闹,要求废掉皇太子朱佑樘,另立邵宸妃的儿子兴王朱佑杭。尽管此时万贵妃已年过四十,可宪宗对她又亲又怕,怎敢不听从她呢?太监梁芳等人勾结万妃,大肆侵吞内府钱财,害怕将来太子即位后会惩治他们,也帮着万贵妃一起攻击太子。宪宗只得答应了。

第二天,宪宗找司礼太监怀恩商量,怀恩连连说不可,惹得宪宗很不高兴,竟把怀恩贬到凤阳去守皇陵。正想再召集群臣们商议废立之事,忽报东岳泰山发生地震。古时候,泰山是太子的象征,宪宗认为废太子惹怒了天意,不再提易储之事,朱佑樘的太子地位这才被保住了。.

    万贵妃费尽心机也无法动摇太子的地位,不免肝火攻心,不久便得了肝病于成化二十三年春死去。万妃一死,宪宗好似失了主心骨,凄然说道:贵妃一去,朕亦不久于人世了!他主持贵妃的葬礼一如皇后之例,并辍朝七日。这年八月,郁郁寡欢的宪宗果然也得了重病,追随万贵妃而去。

万贞儿以一个卑微的宫女,半老徐娘之身,竟一举夺宠,宠冠后宫,做了二十多年无名有实的皇后。各种由,无人能晓。至于宪宗的两个皇后吴氏和王氏,一个是新婚伊始便守活寡,一个是当了一辈子的傀儡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