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字中国

编者:朱锦文

 
 
 

日志

 
 

100位著名皇帝之六十六:耶律璟  

2017-05-24 08:29:03|  分类: 皇帝皇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耶律璟(931—969),辽穆宗,曾经改名为明,小字述律,是辽太宗耶律德光的长子,母为靖安皇后萧氏。即位前封寿安王。天禄五年(951年)九月,辽世宗耶律兀欲被耶律察割等人所杀,时耶律璟随征在军中,诛察割,即帝位,成为大辽第四任皇帝。由此,帝位再次回归辽太宗一脉。耶律璟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昏君和暴君,在位的18年是辽朝政治的黑暗时期。应历十九年(969年)二月,为近侍小哥等人所杀,附葬怀陵,谥号孝安正敬皇帝。

    耶律璟(931—969年),辽太宗耶律德光的长子。天禄五年(951年)九月,火神淀之乱,辽世宗耶律阮被害后,太宗子耶律璟趁机镇压叛乱,夺取帝位,成为大辽第四任皇帝。是为穆宗。耶律璟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昏君和暴君。荒耽于酒,畋猎无厌赏罚无章,朝政不视。他统治期间,契丹贵族夺权活动频繁,社会秩序极不稳定。应历十九年(969年),近侍小哥杀穆宗于行宫。死后庙号为穆宗孝安敬正天顺帝。

统治政策

    辽穆宗虽然登上了皇位,但宝座并不稳定,和他的父亲一样面临着众多兄弟的争夺。在皇位继承方面,虽然在西周时期就确定了嫡长子继承制,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秦朝秦二世胡亥,后来唐朝唐太宗李世民,还有清朝的在位皇帝自选接班人的制度,都没有严格执行嫡长子制度,是自然争夺选择和自主的选择,以免残杀。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辽穆宗和一般的皇帝一样,对异己力量进行了排斥。原来和辽世宗关系近的大臣,或者罢官,或者不再重用。比如耶律颓显,本来对他继承皇位立下了大功,辽穆宗也许诺他给本部大王之位,但因为耶律颓显老是念念不忘辽世宗对他的恩情,所以,穆宗很不高兴,给他大王的许诺也就束之高阁了。对于敢公开反对他,进行谋叛的人,穆宗也毫不手软地镇压。

    除了镇压之外,穆宗还禁止大臣们随便议论朝政。许多大臣就是因为议论朝政而被贬官、罢官的。穆宗虽然将这些叛乱都平息了,但无法从根本上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最后一次的谋叛他没有能制止,结果在他被杀后,世宗的次子耶律贤便取得了皇位,政权又一次转到了耶律倍的一支,而且一直传到了辽末年。

相关事件

谋反不断

    在公元952年的六月,穆宗即位不足一年,担任政事令的国舅肖眉古得和宣政殿学士李澣商议投奔,李澣给在后周做官的哥哥李涛写信,说契丹的君主不好,只知道喝酒游猎,没有大志向,建议后周用兵。最后事情泄露,肖眉古得被杀,李澣被处以杖刑。事情刚刚平息,在七月,辽世宗的弟弟耶律娄国又想自立为帝,被穆宗绞杀,同谋耶律敌猎凌迟处死。

953年的十月,李胡的儿子耶律宛也来争夺皇位,还涉及到了自己的弟弟,连原    来世宗的重臣耶律安搏也牵连在内,结果,安搏死于监狱中,其他人被处死,而弟弟和耶律宛却被释放了。这和他的父亲辽太宗惩罚反叛的兄弟一样,没有像汉族兄弟间的争夺基本都是残杀为结果的。

    959年十一月,四弟弟敌烈主谋反叛,被平息后,和上次一样,其他人被杀,敌烈却被释放了。为了警示众人,穆宗还专门进行大规模的祭祀天地祖先。

    960年的七月,政事令耶律寿远和太保肖阿不等人谋反,最后都被处死。不久,十月又发生李胡儿子耶律喜隐的叛乱。穆宗将李胡父子都抓进了监狱。

杀人成性

    穆宗生性残暴,却常常叮嘱大臣们进谏,大臣们见他残暴,谁也不敢劝谏,有时劝说几句他也不肯听。穆宗的残杀在历史上有很多的记载,翻阅《辽史》,耶律璟杀人的记载触目惊心。

    “应历十三年正月,杀兽人海里。三月,杀鹿人弥里吉,枭其首以示掌鹿者。六月,杀獐人霞马。十一月,杀彘人曷主。……十四年二月,支解鹿人没答、海里等七人于野。……十五年三月,虞人沙剌迭侦鹅失期,加炮烙、铁梳之刑而死。……十六年九月,杀狼人褭里。……十七年四月,杀鹰人敌鲁。五月,杀鹿人札葛。六月,支解雉人寿哥、念古,杀鹿人四十四人。十月,杀酒人粹你。杀豕人阿不札、曷鲁、术里者、涅里括。杀鹿人唐果、直哥、撒剌。十二月,手杀饔人海里,复脔之。……十八年三月,杀鹘人胡特鲁。四月,杀彘人抄里只。六月,杀彘人屯奴。十二月,杀酒人搭烈葛。

963年正月,穆宗昼夜喝酒共九天,杀海里。三月,杀养鹿人弥里吉,并枭首示众。六月,侍从因为伤了獐,被穆宗杖杀

964年,二月,支解养鹿人共七人,十一月,又杀近侍于宫中。

965年,三月,近侍东儿因为送吃饭的刀、筷慢了,被穆宗杀死。十二月,借口近侍喜哥私自回家,杀掉了他的妻子。

966年,正月,杀近侍白海和家童,九月,在重阳节大摆宴席,夜以继日地饮酒,最后杀死养狼人。

此后,从应历十三年到他死,耶律璟每年都会无端杀人,每年都有杀人的记录,说穆宗嗜杀成性一点也不过分。

除了滥杀那些负责蓄养兽禽的下人,耶律璟对自己的近侍也毫不留情。应历十年八月,以镇茵石狻猊击杀近侍古哥。……十三年六月,近侍伤獐,杖杀之。……十五年三月,近侍东儿进匕箸不时,手刃刺之。十二月,以近侍喜哥私归,杀其妻。丁未,杀近侍随鲁。……十七年十一月,杀近侍廷寿。……十八年三月,杀近侍化葛及监囚海里,仍锉海里之尸。”[3]

死在厨子菜刀下

应历十九年(969年)二月,在耶律璟杀前导末及益剌,锉其尸,弃之。不久,不甘心坐以待毙的近侍小哥、盥人花哥,因为手里没有武器,便联合庖人(即厨子)辛古等共六人,趁耶律璟欢饮方醉,用菜刀将其杀死。

没有战场上的烽烟号角,没有政变中的剑拔弩张,有的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厨子,和一把平日用来杀鸡宰羊、切菜剁肉的菜刀。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逼急了,甚至连小小的厨子也会在沉默中爆发。厨子的菜刀,不光是用来做饭的,也是能杀人的。帝王虽然手握大权,动辄杀人,但厨子也可以轻松地干掉帝王。历史,往往就是那些在帝王眼里极其低微渺小的人悄悄改写的。[1-3]

对外战争

    辽穆宗在位时,南面的政权是后周,这是五代中最有势力的一个王朝,后周的改革使各方面的实力大增。而周世宗更是五代一个有雄才大略的皇帝。而穆宗的内部却很不稳定,反叛不断,他本人也是个喜欢喝酒、打猎、游玩的皇帝,没有大作为。这样的两国交战,胜负自然明显。

954年的二月,周世宗刚刚即位,北汉刘崇便想趁机进攻,觉得周世宗在服孝期间必定不会出兵,于是要求辽派兵相助。穆宗派耶律敌鲁去助刘崇,又让杨衮率领一万铁骑兵和奚等部五万人,出兵一起攻打后周

周世宗不顾冯道的阻拦,决意亲征。三月,两军在高平(今山西高平)展开了激战。杨衮见后周军队军纪严明,提醒刘崇不要轻敌,但刘崇却根本不听,反而出言不逊,杨衮气得领兵闪到一旁观战。开始时后汉军队占了些便宜,但在周世宗和后周大将赵匡胤的督率下,后周军反败为胜,将后汉军彻底击溃。后周军队乘胜紧追,几乎将刘崇全歼。杨衮因为没有参战,领兵返回辽国。

959年四月,周世宗在征发南唐大胜之后,取得了南唐的江北十四州,国力骤增。他趁穆宗朝辽国势力下降的有利时机,领兵大举北伐,取得了三关的胜利。

   三关即益津关(今河北霸县境内)、瓦桥关(今河北雄县南关)和淤口关(今河北霸县东)。

   周世宗命韩通沧州经水道进入了辽国境内,结果契丹刺史王洪进投降。然后,韩通和赵匡胤等将领领兵水陆并进,先后拿下三关,几乎都是接受辽国守将的投降而得,兵不血刃。

    周世宗能够在短期内取得大的胜利,主要是两方面的实力对比所致,一个皇帝昏庸,一个皇帝英勇,景宗皇后萧绰的父亲萧思温曾劝穆宗收回失地。而穆宗却认为这些地方本来就是汉族之地,他们拿回去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但周世宗由于多年劳累过度,病死于军营中,后周由此退兵,穆宗也返回上京。以后的战争就是辽和北宋的了。

    赵匡胤在统一南北的问题上采取了先南后北的策略,结果丧失了良机,等他平定南方之后,再回头想统一北方时,辽已经不再是原来穆宗时的弱势了,反而对宋构成了威胁。

轶事典故

   辽穆宗在即位之初平定叛乱稳定政权之后,觉得帝位已无后顾之忧,于是更加放纵。晚上喝酒作乐,直到第二天早晨,然后白天就大睡其觉,政事便放在了脑后。因此得了个睡王的称号。

    穆宗的游猎不分季节,不管寒冬还是盛夏,只要高兴,便去游猎。在游猎的时候也不忘喝酒,大概是吃野味下酒更有风味吧,而且睡王的兴致极高,每次游猎喝酒都要长达七昼夜才肯结束。

喝了酒,穆宗的脾气没有见好,反而更坏了,动不动就找茬杀人,视人命如草芥。晚年时就更残暴了,左右侍从稍有过错,就被他亲手杀死,弄得侍从们整天提心吊胆。大臣们对他也是敢怒不敢言。据说穆宗杀人是听信了女巫肖古的话,为了取人胆造延年益寿的仙药。据《辽史》记载,初,女巫肖古上延年药方,当用男子胆和之。不数年,杀人甚多。为了长生不老,耶律璟竟然听信女巫之言,专杀男人取胆做药引子。

    他统治期间,契丹贵族夺权活动频繁,社会秩序极不稳定。除了喝酒、睡觉、游猎外,耶律璟最大的爱好就是杀人。耶律璟的荒唐、愚昧、昏庸、残忍,由此略见一斑。耶律璟在位期间,与后周政权的战争每次都遭遇败北。嗜杀成性的耶律璟拿自己的臣民开刀。

史籍记载

    穆宗孝安敬正皇帝,讳璟,小字述律。太宗皇帝长子,母曰靖安皇后萧氏。会同二年,封寿安王。

    天禄五年秋九月癸亥,世宗遇害。逆臣察割等伏诛。丁卯,即皇帝位,群臣上尊号天顺皇帝,改元应历。戊辰,如南京。是月,遣刘承训告哀于汉。冬十一月,汉、周、南唐各遣使来吊。乙亥,诏朝会依嗣圣皇帝故事,用汉礼。十二月甲辰,汉遣使献弓矢、鞍马。壬子,铁骊、鼻骨德皆来贡。

二年春正月戊午朔,南唐遣使奉蜡丸书,及进犀兕甲万属。壬戌,太尉忽古质谋逆,伏诛。二月癸卯,女直来贡。三月癸亥,南唐遣使奉蜡丸书。丁卯,复遣使来贡。甲申,以耶律挞烈为南院大王。夏四月丙戌朔,日有食之。己亥,铁骊进鹰鹘。五月丙辰朔,视朝。壬午,南唐遣使来贡。六月壬辰,国舅政事令萧眉古得、宣政殿学士李澣等谋南奔,事觉,诏暴其罪。乙未,祭天地。壬寅,汉为周所侵,遣使求援,命中台省右相高模翰赴之。丁未,命乳媪之兄曷鲁世为阿速石烈夷离堇。秋七月乙亥,政事令娄国、林牙敌烈、侍中神都、郎君海里等谋乱,就执。八月己丑,眉古得、娄国等伏诛,杖李澣而释之。九月甲寅朔,云州嘉禾四茎,二穗。戊午,诏以先平察割日,用白黑羊、玄酒祭天,岁以为常。壬戌,猎炭山。祭天。庚辰,敌烈部来贡。冬十月甲申朔,汉遣使进葡萄酒。甲午,司徒老古等献白雉。戊申,回鹘及辖戛斯皆遣使来贡。十一月癸丑朔,视朝。己巳,地震。己卯,日南至,始用旧制行拜日礼。朔州民进黑兔。十二月癸未朔,高模翰及汉兵晋州。辛卯,以生日,饭僧,释系囚。甲辰,猎于近郊。祀天地。辛亥,明王安端薨。

    三年春闰正月壬午朔,汉以高模翰却周军,遣使来谢。二月辛亥朔,诏用嗣圣皇帝旧玺。甲子,太保敌烈修易州城,镇州以兵来挑战,却之。三月庚辰朔,南唐遣使来贡,因附书于汉,诏达之。庚寅,如应州击鞠。丁酉,汉遣使进球衣及马。庚子,观渔于神德湖。夏四月庚申,铁骊来贡。五月壬寅,汉遣使言石晋树先帝《圣德神功碑》为周人所毁,请再刻,许之。六月丁卯,应天皇太后崩。秋七月,不视朝。八月壬子,以生日,释囚。己未,汉遣使求援。三河乌古、吐蕃、吐谷浑、鼻骨德皆遣使来贡。九月庚子,汉遣使贡药。冬十月己酉,命太师唐骨德治大行皇太后园陵。李胡子宛、郎君嵇干、敌烈谋反,事觉,辞逮太平王罨撒葛、林牙华割、郎君新罗等,皆执之。十一月辛丑,谥皇太后曰贞烈,葬祖陵。汉遣使来会。是冬,驻跸奉圣州。以南京水,诏免今岁租。

    四年春正月戊寅,回鹘来贡。己丑,华割、嵇干等伏诛,宛及罨撒葛皆释之。是月,周主威殂,养子晋王柴荣嗣立。二月丙午朔,周攻汉,命政事令耶律敌禄援之。丙辰,汉遣使进茶药。幸南京。夏五月乙亥,忻、代二州叛汉,遣南院大王挞烈助敌禄讨之。丁酉,挞烈败周将符彦卿于忻口。六月癸亥,挞烈献所获。秋七月乙酉,汉民有为辽军误掠者,遣使来请,诏悉归之。九月丙申,汉为周人所侵,遣使来告。冬十一月,彰国军节度使萧敌烈,太保许从赟奏忻、代二州捷。十二月辛酉朔,谒祖陵。庚午,汉遣使来贡。是冬,驻跸杏埚。

    五年春正月辛未朔,鼻骨德来贡。二月庚子朔,日有食之。庚申,汉遣使请上尊号,不许。壬戌,如褭潭。夏四月己酉,周侵汉,汉遣使求援。癸丑,命郎君萧海璃世为北府宰相。秋九月庚辰,汉主有疾,遣使来告。冬十月壬申,女直来贡。丁亥,谒太宗庙。庚寅,南唐遣使来贡。十一月乙未朔,汉主崇殂,子承钧遣使来告,且求嗣立。遣使吊祭,遂封册之。十二月乙丑朔,谒太祖庙。辛巳,汉遣使来议军事。

    六年夏五月丁酉,谒怀陵。六月甲子,汉遣使来议军事。秋七月,不视朝。九月戊子,谒祖陵。冬十一月壬寅,鼻骨德来贡。十二月己未朔,谒太祖庙。

    七年春正月庚子,鼻骨德来贡。二月辛酉,南唐遣使奉蜡丸书。辛未,驻跸潢河。夏四月戊午朔,还上京。初,女巫肖古上延年药方,当用男子胆和之。不数年,杀人甚多,至是,觉其妄,辛巳,射杀之。五月辛卯,汉遣使来贡。六月丙辰朔,周遣使来聘。南唐遣使来贡。八月己未,周遣使来聘。是秋,不听政。冬十月庚申,猎于七鹰山。十二月丁巳,诏大臣曰:有罪者,法当刑。朕或肆怒,滥及无辜,卿等切谏,无或面从。辛巳,还上京。

八年春二月乙丑,驻跸潢河。夏四月甲寅,南京留守萧思温攻下沿边州县,遣人劳之。五月,周陷束城县。六月辛未,萧思温请益兵,乞驾幸燕。秋七月,猎于拽剌山。迄于九月,射鹿诸山,不视朝。冬十一月辛酉,汉遣使来告周复来侵。乙丑,使再至。十二月庚辰,又至。

    九年春正月戊辰,驻跸潢河。夏四月丙戌,周来侵。戊戌,以南京留守萧思温为兵马都总管,击之。是月,周拔益津、瓦桥、淤口三关。五月乙巳朔,陷瀛、莫二州。癸亥,如南京。辛未,周兵退。六月乙亥朔,视朝。戊寅,复容城县。庚申,西幸,如怀州。是月,周主荣殂,子宗训立。秋七月,发南京军戍范阳。冬十二月戊寅,还上京。庚辰,王子敌烈、前宣徽使海思及萧达干等谋反,事觉,鞫之。辛巳,祀天地、祖考,告逆党事败。丙申,召群臣议时政。

    十年春正月,周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废周自立,建国号宋。夏五月乙巳,谒怀陵。壬子,汉以潞州归附来告。丙寅,至自怀陵。六月庚申,汉以宋兵围石州来告,遣大同军节度使阿剌率四部往援,诏萧思温以三部兵助之。秋七月己亥朔,宋兵陷石州,潞州复叛,汉使来告。辛酉,政事令耶律寿远、太保楚阿不等谋反,伏诛。以酒脯祠天地于黑山。八月,如秋山,幸怀州。庚午,以镇茵石狻猊击杀近侍古哥。冬十月丙子,李胡子喜隐谋反,辞连李胡,下狱死。十一月,海思狱中上书,陈便宜。

    十一年春二月丙寅,释喜隐。辛亥,司徒乌里只子迭剌哥诬告其父谋反,复诈乘传及杀行人,以其父请,杖而释之。三月丙辰,萧思温奏老人星见,乞行赦宥。闰月甲子朔,如潢河。夏四月癸巳朔,日有食之。是月,射鹿,不视朝。五月乙亥,司天王白、李正等进历。六月甲午,赦。冬十一月,岁星犯月。

    十二年春正月甲戌,夜观灯。二月己丑朔,以御史大夫萧护思为北院枢密使,赐对衣、鞍马。夏五月庚午,以旱,命左右以水相沃,顷之,果雨。六月甲午,祠木叶山及潢河。秋,如黑山、赤山射鹿。

    十三年春正月,自丁巳昼夜酣饮者九日。丙寅,宋欲城益津关,命南京留守高勋、统军使廷勋以兵扰之。癸酉,杀兽人海里。二月庚寅,汉遣使来告,欲巡边徼,乞张声援。壬辰,如潢河。癸巳,观群臣射,赐物有差。乙巳,老人星见。三月癸丑朔,杀鹿人弥里吉,枭其首以示掌鹿者。夏四月壬寅,猎于潢河。五月壬戌,视斡朗改国所进花鹿生麛。六月癸未,近侍伤獐,杖杀之。甲申,杀獐人霞马。壬辰,诏诸路录囚。秋七月辛亥朔,汉以宋侵来告。乙丑,荐时羞于庙。八月甲申,以生日,纵五坊鹰鹘。戊戌,幸近山,呼鹿射之,旬有七日而后返。九月庚戌朔,以青牛白马祭天地。饮于野次,终夕乃罢。辛亥,以酒脯祭天地,复终夜酣饮。冬十月丙申,汉以宋侵来告。十一月庚午,猎,饮于虞人之家,凡四日。十一月戊子,射野鹿,赐虞人物有差。庚寅,杀彘人曷主。

    十四年春正月戊寅朔,奉安神纛。戊戌,汉以宋将来袭,驰告。二月壬子,诏西南面招讨使挞烈进兵援汉。癸亥,如潢河。戊辰,支解鹿人没答、海里等七人于野,封土识其地。己巳,如老林东泺。壬申,汉以败宋兵石州来告。夏四月丁巳,汉以击退宋军,遣使来谢。是月,黄龙府甘露降。五月,射舐碱鹿于白鹰山,至于浃旬。六月丙午朔,猎于玉山,竟月忘返。秋七月壬辰,以酒脯祀黑山。八月乙巳,如硙子岭,呼鹿射之。获鹿四,赐虞人女瑰等物有差。丁未,还宫。戊申,以生日值天赦,不受贺,曲赦京师囚。乙卯,录囚。九月,黄室韦叛。冬十月丙午,近侍乌古者进石错,赐白金二百五十两。丙辰,以掌鹿矧思代斡里为闸撒狘,赐金带、金盏,银二百两。所隶死罪以下得专之。十一月壬午,日南至,宴饮达旦。自是昼寝夜饮。杀近侍小六于禁中。十二月丙午,以黑兔祭神。乌古叛,掠民财畜。详稳僧隐与战,败绩,僧隐及乙实等死之。

    十五年春正月乙卯,以枢密使雅里斯为行军都统,虎军详稳楚思为行军都监,益以突吕不部军三百,合诸部兵讨之。乌古夷离堇子勃勒底独不叛,诏褒之。是月,老人星见。二月壬寅朔,日有食之。上东幸,甲寅,以获 鸭,除鹰坊刺面、腰斩之刑,复其徭役。是月,乌古杀其长窣离底,馀众降,复叛。三月癸酉,近侍东儿进匕箸不时,手刃刺之。丁丑,大黄室韦酋长寅尼吉叛。癸未,五坊人四十户叛入乌古。癸巳,虞人沙剌迭侦鹅失期,加炮烙、铁梳之刑而死。夏四月乙巳,小黄室韦叛,雅里斯、楚思等击之,为室韦所败,遣使诘之。乙卯,以秃里代雅里斯为都统,以女古为监军,率轻骑进讨,仍令挞马寻吉里持诏招谕。五月壬申,寻吉里奏,谕之不从。雅里斯以挞凛、苏二群牧兵追至柴河,与战不利。甲申,库古只奏室韦长寅尼吉亡入敌烈。六月辛亥,俞鲁古献良马,赐银二千两。以近侍忽剌比马至先以闻,赐银千两。是月,敌烈来降。秋七月甲戌,雅里斯奏乌古至河德泺,遣夷离堇画里、夷离毕常思击之。丁丑,乌古掠上京北榆林峪居民,遣林牙萧斡讨之。庚辰,雅里斯等与乌古战,不利。冬十月丁未,常思与乌古战,败之。十二月甲辰,以近侍喜哥私归,杀其妻。丁未,杀近侍随鲁。驻跸黑山平淀。

    十六年春正月丁卯朔,被酒,不受贺。甲申,微行市中,赐酒家银绢。乙酉,杀近侍白海及家仆衫福、押剌葛、枢密使门吏老古、挞马失鲁。三月己巳,东幸。庚午获鸭,甲申获鹅,皆饮达旦。五月甲申,以岁旱,泛舟于池祷雨;不雨,舍舟立水中而祷,俄顷乃雨。六月丙申,以白海死非其罪,赐其家银绢。秋七月壬午,谕有司:凡行幸之所,必高立标识,令民勿犯,违以死谕。八月丁酉,汉遣使贡金器、铠甲。闰月乙丑,观野鹿入驯鹿群,立马饮至晡。九月庚子,以重九宴饮,夜以继日,至壬子乃罢。己未,杀狼人褭里。冬十月庚辰,汉主有母丧,遣使赙吊。十二月甲子,幸酒人拔剌哥家,复幸殿前都点检耶律夷腊葛第,宴饮连日。赐金盂、细锦及孕马百匹,左右授官者甚众。戊辰,汉遣使来贡。是冬,驻跸黑山平淀。

    十七年春正月庚寅朔,林牙萧斡、郎君耶律贤适讨乌古还,帝执其手,赐卮酒,授贤适右皮室详稳。雅里斯、楚思、霞里三人赐樗酒以辱之。乙卯,夷离毕骨欲献乌古俘。二月甲子,高勋奏宋将城益津关,请以偏师扰之,上从之。夏四月戊辰,杀鹰人敌鲁。丙子,射柳祈雨,复以水沃群臣。五月辛卯,杀鹿人札葛。壬辰,北府宰相萧海璃薨,辍朝,罢重五宴。六月己未,支解雉人寿哥、念古,杀鹿人四十四人。是夏,驻跸褭潭。秋八月辛酉,生日,以政事令阿不底病亟,不受贺。九月,自丙戌朔猎于黑山、赤山,至于月终。冬十月乙丑,杀酒人粹你。十一月辛卯,杀近侍廷寿。壬辰,杀豕人阿不札、曷鲁、术里者、涅里括。庚子,司天台奏月当食不亏,上以为祥,欢饮达旦。壬寅,杀鹿人唐果、直哥、撒剌。十二月辛未,手杀饔人海里,复脔之。是冬,驻跸黑河平淀。

    十八年春正月乙酉朔,宴于宫中,不受贺。己亥,观灯于市。以银百两市酒,命群臣亦市酒,纵饮三夕。二月乙卯,幸五坊使霞实里家,宴饮达旦。三月甲申朔,如潢河。乙酉,获驾鹅,祭天地。造大酒器,刻为鹿文,名曰鹿甒,贮酒以祭天。庚戌,杀鹘人胡特鲁、近侍化葛及监囚海里,仍锉海里之尸。夏四月癸丑朔,杀彘人抄里只。己巳,诏左右从班有材器干局者,不次擢用;老耄者,增俸以休于家。五月丁亥,重五,以被酒,不受贺。壬辰,获鹅于述古水,野饮终夜。丁酉,与政事令萧排押、南京留守高勋、太师昭古、刘承训等酣饮,连日夜。乙亥,杀鹿人颇德、腊哥、陶瑰、札不哥、苏古涅、雏保、弥古特、敌答等。六月丙辰,杀彘人屯奴。己未,为殿前都点检夷腊葛置神帐,曲赦京畿囚。甲戌,挞烈于雕窠中得牝犬来进。是夏,清暑瑽潭。秋七月辛丑,汉主承钧殂,子继恩立,来告,遣使吊祭。九月戊子,杀详稳八剌、拽剌痕笃等四人。己丑,登小山祭天地。戊戌,知宋欲袭河东,谕西南面都统、南院大王挞烈豫为之备。乙亥,猎熊,以唤鹿人铺姑并掖庭户赐夷腊葛。甲辰,以夷腊葛兼政事令,仍以黑山东抹真之地数十里赐之,以女瑰为近侍,女直详稳戛陌为本部夷离堇。是秋,猎于西京诸山。冬十月辛亥朔,宋围太原,诏挞烈为兵马总管,发诸道兵救之。十一月癸卯,冬至,被酒,不受贺。十二月丁丑,杀酒人搭烈葛。是冬,驻跸黑山东川

    十九年春正月乙卯朔,宴宫中,不受贺。己丑,立春,被 酒,命殿前都点检夷腊葛代行击土牛礼。甲午,与群臣为叶格戏。戊戌,醉中骤加左右官。乙巳,诏太尉化哥曰:朕醉中处事有乖,无得曲从。酒解,可覆奏。自立春饮至月终,不听政。二月甲寅,汉刘继元嗣立,遣使乞封册。辛酉,遣韩知范册为皇帝。癸亥,杀前导末及益剌,锉其尸,弃之。甲子,汉遣使进白麃。己巳,如怀州,猎获熊,欢饮方醉,驰还行宫。是夜,近侍小哥、盥人花哥、庖人辛古等六人反,帝遇弑,年三十九,庙号穆宗。后附葬怀陵。

重熙二十一年,谥曰孝安敬正皇帝。赞曰:穆宗在位十八年,知女巫妖妄见诛,谕臣下滥刑切谏,非不明也。而荒耽于酒,畋猎无厌。侦鹅失期,加炮烙铁梳之刑;获鸭甚欢,除鹰坊刺面之令。赏罚无章,朝政不视,而嗜杀不已。变起肘腋,宜哉!

人物评析

    但凡会思考的人都知道,任何皇帝都不会把最猥琐的人安排到随时可以弑君的地方,当时的百姓,支持穆宗的人比反对要多,穆宗杀人的确多,但是绝不会滥杀,我们不能认为一个人小气就是一种罪过。我们凭什么说穆宗杀人是错的?《辽史》在本纪中记载的杀人事件,都是较为模糊,虽然没有记载原因,但是普通百姓身处于如此官位上,只要是常人就不会有谋逆之心,穆宗时期辽朝的统治,完全符合述律后身前的构想,所以穆宗的统治和世宗的统治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此。穆宗一再打压世宗时期的亲信的原因也在于此。所以为什么穆宗时期谋逆事件多,简单说就是时代在碰撞。如果世宗死后即位的他的儿子侄子或者其他和他政见相同的人。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了。世宗穆宗景宗时期的叛乱事件是最多的,也就是这个道理,不同的时代在相互挤压碰撞。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